精彩小说尽在业余短文!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仙子哪里跑

>

仙子哪里跑

书怎写 著

奇幻玄幻 白一舟

“书怎写”的《仙子哪里跑》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浩南仁,一位在校就读研究生。在某一晚,他和平时一样通宵玩游戏,半夜三更时,眼一黑,人一倒……在弥留之际,他知道,自己和新闻里的说的一样,是猝死了…在朦胧之中,“姑爷,你醒醒!姑爷醒醒!你不要吓小婵…”,一位少女的哭泣把他拉回了现实……最后,化名为‘白一舟’的他,在这位少女的一声姑爷中,故事的起源逐渐拉开了序幕……...

来源:fqxs   主角: 白一舟白一舟   更新: 2023-11-25 23: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白一舟白一舟的精选奇幻玄幻《仙子哪里跑》,小说作者是“书怎写”,书中精彩内容是:“姑爷,你醒醒!姑爷醒醒!你不要吓小婵……”,在一个偏僻的街道上,一位少女的哭泣声唤醒了沉睡中的浩仁“这哪里?”嗅着少女身上的芳香,浩南仁想睁开沉重的双眼,然而眼帘似乎有千斤之重,怎么都睁不开眼一片漆黑是他现在能够‘看’得见的景色“姑爷,你终于醒了!”见眼前清秀的男子动了动,鼻子间恢复了平缓的气息,少女喜极而泣,如月牙湖般清澈的双眸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她擦了擦脸上了遗留的泪痕,露出了甜甜的笑...

仙子哪里跑第4章 第一次接触在线免费阅读

“楼家主,小婿白一舟今日按婚书约定而来,特向悦儿提亲!

白一舟的这句话深深打断了徐羽书准备说的话,楼万青和徐羽书两人一起沿着声源望去。

“这位是?,徐羽书略微思索了一会儿,问道“这位仁兄,你是不是白府之子,白一舟?

“徐女婿,他就是白一舟。,不等白一舟回答,楼万青已经接过了徐羽书的话淡淡说道。

“这位仁兄,你是?,白一舟疑问道。

“我叫徐羽书,是当今圣院院长傅院长的关门弟子,而我旁边的这位是我的护卫叶老,白公子别来无恙!,在介绍自己的同时,顺便介绍了自己的师傅,那骄傲的语气,简直怕别人不认识似的。

“原来是徐公子和叶老的拜访,失敬失敬!

白一舟对这徐羽书和叶老抱了抱拳,随后又对着正在不屑望着自己的楼万青,说道“楼家主,小婿今日特按婚书上约定,特来提亲!

“白一舟,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楼万青讥笑道“你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吧,今日是我女儿的大好日子,我不想再次轰你出去,败了喜气!

“今日有喜气?,白一舟笑了笑,故作疑问“楼家主这样子说是答应了吗?

“白一舟你!,楼万青被白一舟这句问话呛得不轻,语气中带着怒意。

“岳父你不必生气,我……

“岳父?,白一舟眉头一皱。

“看我,让岳父大人见笑了,这都能忘记了。,徐羽书一步上前,英俊的脸庞露出了笑意,说道“白公子,刚才忘了介绍了,刚才经过我和岳父的谈过,我徐羽书正是楼姑娘的夫婿!

“悦儿答应了?,白一舟问。

“悦儿?,听白一舟如此亲切的话语,徐羽书原本带着笑意的脸颊突然阴沉了下来。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哪里需要用到女儿的答应?,怕自己难得的好事被白一舟给搅浑,楼万青急忙补充,眼里戾气微闪。

“原来是你们自己谈好的,那没事了。,白一舟笑了笑,随后既道“楼家主,今日不管你答不答应,按约定,等悦儿归来,我就过来迎娶悦儿。

“白一舟你休想!,楼万青听闻,呵斥道。

“楼家主,我今日来不是来求你答应的,我是来告知你的,对于你同不同意,这不在我的考虑之内。,面对自己未来岳父楼万青的呵斥,白一舟一脸平静的回答。

“白公子,楼姑娘如今已是我的妻子,所以你不要在这儿胡言乱语,不然晚上巷子黑,不小心跌倒闪了腰或者断了腿,磕破头,丢了性命,那就不好了——,徐羽书阴沉着脸,轻轻道。

“——对了,我都忘记了,白公子现在是个瞎子,根本不用巷子黑。,徐羽书笑着补充道。

“徐公子,你和悦儿又没有拜父母,拜天地,怎么就成了妻子了?,白一舟一脸疑问道“难道这一切是徐公子昨日在梦里做的?到现在还分不清现实?

作为徐羽书护卫的叶老者听闻,术·境四品归一的他,枯指一握,准备言出即行。

却被徐羽书一把拦住,面对一位毫无修为,尖牙利嘴的瞎子,他还没有落魄到需要叶老者为自己出气。

“白公子真如传说中的一样也只会过过嘴瘾,逞一时之快罢了。

“是不是嘴瘾,徐公子到时候一看便知。,白一舟“看向楼万青,继续道“楼家主,话已传至,白小婿就此拜别,在三月二十八日那天过来迎娶悦儿。

说完后,不等楼万青回答,白一舟就在孟小婵的搀扶之下,一步一脚的往楼府外边走去。

在白一舟两人消失在拐角时,叶老者嘴边默念一句咒语,白一舟两人的空间微微波动,犹如水滴滴在平静湖面上出现的褶皱。

褶皱的空间逐渐挤压白一舟和孟小婵两人。

注孟小婵是个普通人,所以看不见褶皱的空间。

感受了虚空中传来的杀意波动,白一舟一把停了下来。

“姑爷,怎么了?,被白一舟一把拉住的孟小婵疑惑着脸问道。

“小婵别动!

听到了白一舟嘱咐,孟小婵停下了脚步,身子一动不动的,小心翼翼问道“姑,姑爷,怎,怎么了吗?

“有人想给我们一个教训。

说着白一舟伸出手一把拍打在褶皱的虚空上,空间也在这一刻瞬间恢复了原貌。

“走,小婵,没事了。

白一舟笑了笑,拉着孟小婵,继续往外边走去。

虽然到现在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孟小婵还是点了点头,微笑着搀扶自家的姑爷走出了楼府。

在白一舟拍打在褶皱的虚空时,叶老者心微微颤抖,冷汗冒出,有一股甜意从喉咙处往外边涌出。

不知为何,他一瞬间感觉到自己渺小如蚁,未知的那股力量犹如泰山压顶而来,让他死后余生的庆幸。

“怎么了,叶老?,徐羽书察觉到自己护卫叶化成的异样,轻问道。

“没什么,少主……,叶化成强吞了嘴里鲜血的甜意,强压着心中的恐惧回答道。

徐羽书有些不信任的望着叶老一眼,见他除了额头上汗水淋漓以外,也看不出来什么结果来,也没有在过问些什么。

“下次遇到这种角色,叶老不必出手,交给我就行!,徐羽书嘱咐道。

“好的,少主。

在回答完徐羽书后,叶老回想着自己刚才随意出手,随后伴随而来惊心的一幕,心久久不能平静。

与此同时,他也是满头的疑问,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从刚才自己咒语反噬来看,对方绝对不是普通人,也就是说,白一舟他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有些极高修为之人。

如果不是对方就手,他定死在刚才的咒语反噬之中。

他是术·境四品归一,能够在不经意之间随意置于他死地的,修为定在三品。

至于是武·境、术·境、法·境、剑·境、阵·境中其中的哪个,叶老并不知。

不过,白一舟在修为被废之前,自身修为为武·境五品金丹。

从自身的情况来看,修为绝不低于四品,难道他已经到达三品化神?

想到这里,叶老心中一惊,他想和少主说一下自己心中的推断,但是见少主现在正和楼万青谈得正欢,也不忍心说出了一些心烦之事。

有可能只是自己弄错罢了。

……

走出了楼府,孟小婵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刚才在大厅上,她的心都要提到心眼子上了。

“姑爷,刚才到底是什么事?你怎么说有人要给我们教训?我怎么都看不见人。,在放心下来后,孟小婵便开口询问刚才自家姑爷说有人要给他们教训的事。

“我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徐羽书的护卫叶老出的手。,白一舟笑了笑,无所谓道“术·境四品归一,修为不错,不过对我没有什么卵用!

“姑爷真厉害!

虽然小婵听不明白术·境四品归一的含金量怎么样,不过‘四品’这两个字她还听得清楚,比以前姑爷的‘五品’还厉害一些,但是自家姑爷那个不屑的语气,自家的姑爷比他厉害得多了!

“姑爷,那个‘没什么卵用’是什么意思?,孟小婵抬起玉脸,一脸不解的问。

“这个……,面对小婵这么一问,白一舟愣了一下,不懂怎么回答,在迟疑了一会儿后,才道“就是‘对我没有什么用的意思?’。

“原来是这个样子。,听闻,孟小婵点点头。

“可是,姑爷……,孟小婵想了想,说道“我怎么感觉还有另外一种意思呢?感觉姑爷都没有说完。

“就是这个意思,小婵想到哪里去呢!,白一舟弹了一下自家疑问小宝宝孟小婵的玉额上。

“哦……,孟小婵不情愿的回答了一声,随后轻道“姑爷的弹小婵的额头这件事,对小婵根本没有什么卵用。

说完后,脸颊红扑扑的,样子甚是可爱。

虽然他见不到自己贴身丫鬟如此可爱的样子,但是他能够感受到她玉手上传来的暖意感。

于是低头附和在孟小婵的耳根处,低声细语的说些什么。

听完了自家姑爷的话后,孟小婵的脸颊更加的红了,犹如一颗细腻的红玉一般,入手的光滑让人爱不释手。

“姑爷坏死!不理姑爷了!

孟小婵放开了自家姑爷的手,向前跑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急忙跑了回去牵住了自家姑爷的手。

“姑爷对不起!,孟小婵道歉。

“小婵道歉干嘛?,白一舟也是满头问号。

“小婵不应该放开姑爷的手的,姑爷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我还这样子对待姑爷……,孟小婵低下了头,泪水流了下来。

“啥?,白一舟摸了摸小婵的青丝,温柔道“小婵不必道歉,这又没有什么,小婵在这样子以后我都不敢逗小婵玩了呢!

“嗯!,孟小婵擦了擦泪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

天道宗,剑式阁。

“师傅,两个月后徒儿需要回一趟故乡,为徒儿的终身大事去做些准备。

由万年檀木制成的剑阁里,熏香四起,烟雾缭绕,一位身穿黑白相嵌的道袍,顶髻长髯的道姑正眯着眼,盘腿而坐,一把绯色的长剑安静的摆放至一旁。

此人正是楼楚悦的师傅——殷芯苒。

“是否是回去履行在幼儿时与白府白一舟订下的婚约?,道姑挣开了眼帘,斑蓝色的黑瞳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一脸平静的问道。

“是的师傅。,楼楚悦点点头,肯定了自己和关系,说道“如果没有白哥的帮助,不是夫君的帮助,我怕是进不了天道宗,更也不会被师傅给看中。

“夫君?,殷芯苒听闻,柳眉紧蹙,一脸的不悦,质问道“小楼,你现在修炼的乃是由剑道师祖所创的‘无情·无上剑决’,练此剑决,需要无情无义,特别是男女情爱这方面。如果你随心所欲,不考虑后果,反噬起来不仅修为尽失,也会有性命之忧。

“这个师傅放心,我夫君定不会害我。,想起了在小时候白一舟对自己的点点滴滴,楼楚悦露出了如嫣的笑,随后坚决说道“如果这套剑诀需要我斩断情根,与自己的夫君分离,我不练也罢!

“小楼,你……

听到了自己徒弟的话,殷芯苒气不打一处来,见自家徒儿一脸的倔强,只好平复自己的心,继续劝阻道“你嘴里的这位夫君,你想必已经听说,在白府被锦衣卫抄家后,他现在修为尽失,被人挖去了双目,已没有了当年的天娇之姿,他现在已经配不上你。

“而且,在天道宗和你绝配的天骄虽然不是说多如蝼蚁,但是也是略有一二,小楼你难道不重新考虑考虑?

殷芯苒换了一口气,继续道“我听闻圣院院长的关门弟子徐羽书带好聘礼,登门拜访,求娶你为妻,至于小楼你父亲是否答应,目前并未得知。

“小楼你现在是和何种想法?,殷芯苒问。

“就算我的父亲答应,我也不会嫁给徐羽书。,楼楚悦眼神坚定,想了想,轻道“我的这一切都是夫君给的,小时候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个天骄而看不起我,那时候他帮助我很多,给我的也很多,让我明白原来这个世界上也是有温暖存在。

“现在夫君修为尽失,也失去了双眼,他不正是和以前我是一样的吗?不,我还严重!,楼楚悦望着自己的师傅,说道“如果现在我抛弃夫君而去,我和那为了种追求富贵,抛夫弃子之人又有什么区别?难道师傅也想让我成为那种人?

对于自己徒儿的质问,殷芯苒漠然,她想了想并没有回答。

“而且,在得知夫君失去了修为,失去了双眼的那一瞬间,我的天都要塌了。,楼楚悦俏脸忧愁,美眸乏光,继续道“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要回去陪着我的夫君,要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陪着他度过这段艰难岁月。可是我想到夫君现在修为尽失,我必须要在天道宗努力修行,做夫君坚强的后盾!这样子回去才可以为夫君报仇,才可以为家父讨回公道!

见自家的徒儿怎么劝也劝不听,殷芯苒苦笑,随后闭起双眼,一脸平静道“小楼,我可以让你回去,不过你要切记,莫要同房,不然剑决反噬,到时你修为尽失,生命危险,天底下无人能救……

“小楼,你听清楚了没有?,许久,未听到徒儿的回答,殷芯苒睁开了的双眼。

此时,眼前哪有自己徒儿的身影,只有一阵阵熏烟在空中遗留着楼楚悦出去时,跟随她而去的痕迹。

殷芯苒苦笑,不过转念一想,她倒很想见一见自己徒儿眼中的这位夫君,看他到底有何种魔力让我的宝贝徒儿如此着迷。

想到这儿,殷芯苒随即起身,玉手拿起身旁的长剑,微风掀起,熏烟微动,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剑式阁里,只留下了淡淡的玫瑰花幽香。

小说《仙子哪里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仙子哪里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