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业余短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

>

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

原瑗 著

古代言情 裴鹤语 谢夔

精品古代言情《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裴鹤语谢夔,是作者大神“原瑗”出品的,简介如下:【糙汉VS娇娘,公主的裙下臣。】【先婚后爱,双洁,甜文】  身为大邺皇朝最尊贵的公主,裴鹤语从出生起,就被养在了富贵锦绣堆里。  长大后,跟她交往的无一不是王公贵族,勋贵世家。那些小姐公子们,个个出自钟鸣鼎食之家,宝珠华服。品的是万金难求的明前龙井,吃的是一骑红尘的仙进奉,赏的是千年的姚黄。  她以为嫁人后,也应当过着这般生活。  却不料,赐婚圣旨让她跟远在漠北的谢家嫡长子绑在了一起。分明也是勋贵人家的世家子,却早早于边境厮杀 ,靠着一身血迹伤痕,搏了军功,成为叱咤一方的朔方节度使。  苍茫漠北的风,都是凛冽的,她嫁的人,比这风还要劲儿,又凶又冷。  裴鹤语受不了军中之人的粗暴蛮横,只恨不得婚后过着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各自分房而居,却意外跟枕边人痴缠到了一块儿。  每每入夜,那个于尸身血海中搏杀都面不改色的男人,却意外柔和了眉眼,吻着她的耳垂,低喃道:“殿下,吻我。”...

来源:cd   主角: 裴鹤语谢夔   更新: 2023-11-26 04: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是作者“原瑗”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裴鹤语谢夔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鹤语说。她这财大气粗的口气,一听就是很好宰的肥羊。那绿裙女子一听,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就连招呼鹤语一行人的语气,都变得热络了不少。开什么玩笑,今日开这一单,若是真能成,赚来的银子,都可以抵上平日里一个月了,这如何让人不激动?“好勒!小姐您稍等,我马上就给您去叫人!”绿裙女子将鹤语带进了包间里后,脸上...

第10章

第十章 侍寝

谢夔听见这话,第一反应是荒唐。随后,他看着身边的钟世远,“怎么?

钟世远完全没有意识到此刻谢夔的情绪变化,还沉浸在刚才的话题里,“反正大哥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哎哟!

钟世远的话还没有说完,屁股上就陡然挨了一脚,瞬间就被谢夔给踹出了门。

他一边捂着自己的屁股蛋子,一边看着还在营帐里的谢夔,一脸悲愤,“大哥你踹我做什么?!

谢夔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笑,“你该。

说完这话,谢夔就要转身脱衣服。但也是在这时候,钟世远那小子咋咋呼呼的声音又从外面传了进来。

“对了,大哥,公主说了,让你今夜务必回府一趟!

钟世远说完这话后,立马跑了。

他从前可没有命令过谢夔做什么事,现在借了鹤语的口,倒是头一遭。

站在营帐里的谢夔解衣服的手一顿,他还想要抓住钟世远问个究竟时,谁知道这兔崽子跑得比谁都快,看着钟世远跑远的身影,谢夔手上的动作到底是停了下来。

“备马。

谢夔回到节度使府上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他一进门,袁广就迎了上来。

“少爷。袁广眼中露出浓浓的惊喜,看着谢夔,那双眼睛差点没直接一红,就落了泪。“少爷看起来又瘦了。自打谢夔来了漠北,不论是在从前做小兵的时候,还是像是现在这样已经成为了一方节度使,有自己的官宅时,谢夔都很少回家。袁广想要见到他,自然也难了不少。可是他离开英国公府,不就是为了伺候谢夔的吗?可哪知道谢夔完全不给他这个机会,今夜见到谢夔,距离上一次,又是好几月。

谢夔嘴角稍稍牵了牵,好似这就是他能露出来最大的和善笑意,“袁叔。

袁广连忙“诶诶了两声,“少爷现在可要用膳?今日厨房里有……

谢夔不等袁广报出今日的菜单,就已经先打断了他,“我已经吃过了。

袁广顿住,然后反应过来,“少爷是来见公主殿下的吧?

“嗯。谢夔迟疑片刻后,点了点头。今日的确是因为鹤语说要见他,这才回来。

袁广脸色瞬间露出喜意,“是了是了,少爷如今是成了亲的人,既然公主殿下已经来了漠北,少爷自然是要跟公主在一块儿的。那少爷赶紧去吧,公主殿下如今应该已经在撷秀楼歇下了。

谢夔沉默,看见随着自己从上京一路来这广袤的漠北,一路颠沛流离,十来年时间过去,后者俨然变得苍老了不少的脸,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就算袁广这话说得对吧。

谢夔走到了后院。

他一路走来,发现院中变化了不少。哪怕从前他很少回来,也知道这府邸是一番什么光景。当初有多萧条,现在就有多富贵。

如今,谢夔看着在前院和后院的各个角门处,都有带刀的护卫把守。原本一到了晚上,就变得黑漆漆的庭院,如今长廊水榭下都挂着明亮的灯笼,直接将整个节度使府邸都照得透亮。这般情景,隐隐的,带上了几分温馨和谐的味道。

到了撷秀楼时,谢夔这一次倒是没有在门口看见那叫做唐坚的护卫长,想来鹤语应该是已经觉得这院子足够安全,不需要人再在门口守着保护。不过,倒是多了两个看起来清秀至极的婢女。

“驸马。婢女看见他后,福了福身,眼神没有在他身上多停留一秒钟,“请留步,容婢子先通传一声,殿下此刻不方便。

谢夔“……

这哪里是讨了个媳妇儿?分明就是讨了个祖宗。还有谁像是他这样进自己夫人房间,都要被拦在外面等通传吗?

谢夔心里嗤笑一声,但也没有为难眼前的两个婢女,挥了挥手,示意她们按照鹤语的规矩。

婢女进去后,很快又出来,替谢夔打开了门,“驸马请。

谢夔大步流星跨进了房间里。

一进门,谢夔就闻到了一股清远的香气,不算浓郁,但是却有些沁人心脾。是当初他在客栈时,就闻到过的鹤语喜欢的降真香。

今夜鹤语已经要歇下了,她看天色不早,只当谢夔还没有回军营,没有收到钟世远的消息,不会过来了。

没想到,她刚上了香膏,就听见外面璎珞跟人说话的声音。

居然回来了。

鹤语唇角掠过一丝笑意,不过她不经意看见铜镜里的自己的表情时,又将那一抹弧度压了下去。

“来了。鹤语听见动静,回头,看着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那抹高大却也显得冷硬的身影。

她说的不是“回来了,而是“来了。

谢夔听得出来两者不同的含义,但他没介意。

“府上是有什么事?你让钟世远给我带话?谢夔从不自作多情,鹤语对自己有什么想法。

鹤语轻咳了声,虽说已入北地的有些时日,但她还是没能习惯这里的气候,嗓子总是时不时感到有些难受。但现在,在谢夔面前的这声咳嗽显然是装的,她是有些紧张。

“没什么。鹤语说,她尽量让自己的神态和语气听起来都如常,在心里也反复告诫过自己,这都是谢夔应该做的,她是公主殿下,谢夔合该听自己的。“今夜你留下来。

谢夔几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耳朵出毛病了。不然,他现在听见的这算是什么?

“什么?谢夔反应了片刻,还是觉得自己听岔了。

这个在新婚夜都能直接将他踹下床的娇滴滴的殿下,如何会在这时候主动开口让自己留下来。

鹤语却像是被这寻常的两个字弄得有些起火,她柳眉微挑,一张精致的鹅蛋脸上却浮现了两抹有点可爱的红晕,语气很是硬邦邦,“我说,让你留下来。

谢夔这一次是确定了,可也是因为确定才觉得荒唐。

鹤语不是没看见谢夔的表情,她拧着眉头,走到谢夔跟前,眼神里有止不住的嫌弃,“你怎么搞成这样?

分明是黑色的胡服,但现在在谢夔身上,却多了很多沙尘,看起来风尘仆仆。落在鹤语的眼中,自然是脏兮兮又带着汗味的臭男人。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反感,伸出两根细白的手指头,就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去后面把自己洗干净再过来。她嫌弃得不行。

谢夔在听到这话时,心里觉得好笑至极。尤其是在看见面前鹤语的表情和动作,他抱臂站在原地没动,任由对方打量自己,听着鹤语嫌弃的话时,倒是没觉得羞恼,反而主动迎上了鹤语那双清亮的眼眸,“殿下这是今夜招我侍寝?

小说《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公主远嫁,裙下臣他低声诱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