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业余短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蛇欢

>

蛇欢

大饼 著

南锦 沈悦 现代言情

最具潜力佳作《蛇欢》,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沈悦南锦,也是实力作者“大饼”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我的命是一条蛇的。 从出生那天起,奶奶就将我卖给了一条蛇,从小我便睡死棺褪蛇皮,作为一个怪胎活着。 为了那条蛇,奶奶教我做巫医救世人,却唯独不能救自己,而自成年那天接到第一位病人起,我才终于知道了奶奶和那条蛇的交易内容……...

来源:rmsjzddi   主角: 沈悦南锦   更新: 2023-11-26 06: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蛇欢》是“大饼”的小说。内容精选:小房间里的灯因年久失修的关系有些昏暗闪烁,不过我的视力从小就奇好,所以还是很快就从老家带来的药箱里找到了治病所需的解降药——一瓶盛在小玻璃瓶里的黄色尸油,里面还夹杂着七种五颜六色的剧毒虫物,以及几缕死人发和死人牙齿,漂浮在液体中显得格外瘆人。我打开玻璃瓶的盖子,用一个小针管开始抽里面的液体。年轻女子...

第8章

一码事?

还一起去?

“为什…… 我的疑惑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南锦一个不耐烦的眼刀子便扫了过来。

我见状立马识趣的噤了声,按照他的指示拨通悬医令上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听声音大概在四五十岁左右,一听说我竟然是专治疑难杂病的巫医,激动的立马就要了我的地址,还说稍后就会派司机来接。

电话挂断后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我正在那条变态蛇的注视下整理着药箱,忽然听到门口响起刺耳的汽车鸣笛声。

走出去一看,就见一辆白色奔驰已经停在了门口,车身前还站着两个身穿黑衣戴着墨镜像是保镖的男子。

“你就是刚刚给夫人打电话的那位沈巫医?

车窗打开,副驾驶座一个男人探出头来问我说。

“是的,你们就是刚刚…… 我点点头,刚想也确认一下他们的身份,门口其中一个保镖忽然手很快的捂住我的嘴。

另一个则用黑布迅速蒙住我的头,随后二人又联手将我连拖带拽的塞进了车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我吓的不轻,下意识的就想要拼命反抗,可还没等我挣扎几下,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别怕,我在你身上,安静。

是南锦。

他跟着我上了车?

虽然我目前仍搞不清究竟发生了何事,但这条蛇的存在还是瞬间让我安心了不少。

毕竟只要有他在,任何人都无法伤害这具身体。

控制着我的两个保镖见我不再挣扎,束缚我的力道也渐渐小了下来,这时我的正前方也响起刚刚那个男人的声音。

“抱歉巫医,因为你要治的病人身份比较特殊,所以你得先在这份保密书上签按手印,保证你待会儿不会把看到的听到的一切都说出去,我们才能拉你去见病人。

我“…… 对于这种要求我内心其实是拒绝的,但转念又想到这可是南锦亲自指明要我接的病人,况且他还全程陪(监)同(督),我压根没有拒绝的权力。

短暂的思索后,我点了点头。

随后在一左一右两个保镖的控制下,我在一张纸上盲签下了我的名字又按了手印,因为全程都戴着头套,我连协议内容也没看到,只知道违约金是三千万。

一个十大酷刑都不会从我嘴里撬出半个字的金额。

签完保密协议后,车大概又在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下,临下车前他们还又搜走了我的手机。

下车后一只手摘掉了我的头套,重新恢复光明让我的眼睛有些小不适应,刚想深吸一口气缓一缓,下一秒一股极为浓烈恶臭味瞬间将我的耳鼻喉腔灌满。

我下意识的想要张嘴干呕,可随后眼睛看到的画面,却让我瞬间忘记了这个生理反应。

叶凡。

我竟然看到了影帝叶凡。

但他此刻并非像昨天那样站在我面前,而是静静的躺在我现在身处的荒郊野岭里的一副红色棺材中。

全身赤裸,双眼紧闭,浑身苍白的皮肤上长满了尸斑,有的扮甚至已经开始腐烂,发聩流脓,最显眼的是他的某个男性关键部位…… 竟完全像没有一样。

也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后天发生了某种变故才导致的。

我看着眼前尸臭都飘出十里地去的叶凡,心里顿时明白过来刚刚那些保镖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

这种情形要是让我录下来卖给娱记,还不得成为国际新闻。

“沈巫医小姐,刚刚实在抱歉。

这时,一个看上去很有气质的中年妇女突然上前握住我的手,指着棺材里的叶凡泪眼婆娑的说 “实在是叶凡和我们叶家身份都比较特殊,才不得不先兵后礼,还请原谅。

我没有说话,只稍稍点头表示了理解。

应该是叶凡母亲的中年妇女这才接着又说 “巫医小姐,情况你也看到了,叶凡他不知道惹了什么怪病,全身起斑还失去了男人特征,要不是之前请了高人,帮忙在这地方设了一个风水局每夜睡棺续命,他恐怕早就死了。

“本来我们还等着那位风水高人找出办法给他治病呢,可昨晚那位高人突然在家里毙命,死的极惨,然后我儿子一夜之间病情变的更差。

今天更是眼看就要不行了,这不家里至亲和他的好友都赶来这里见他最后一面了。

经妇人这么一提醒,我才注意到棺材周围不远处的确站了一圈人,看上去各个气质不凡,面露哀容,应该都是叶凡的至爱亲朋,不会担心会泄密的那一种。

也就在抬头的这一瞬间,我看着眼前的这片荒地,有了一个极为稀奇的发现。

在四下观察,确认判断无误以后,我才缓缓开口,对叶凡母亲说 “叶凡躺的不是什么续命局,红棺向西,西处有阴,阴地养尸,这是一处可以培养极阴尸的极阴地。

“那个所谓的风水先生应该是想要圈你们叶家的钱,所以用阴气吊住叶凡的病,让他看上去短期内有好转,但其实内里烂的很快,加剧了他的死亡,你们都被他骗了。

我的话一出,叶凡母亲脸上瞬间露出惊恐的神色,接着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浑身颤抖着说 “对,对,叶凡在这里睡后确实看上去好了一段时间,但后来身上的斑却越来越多了…… “这位沈巫医,一看您就是有真本事的,求您救救叶凡吧,报酬一定少不了您的!

中年妇人紧握着我的手,不断哭求着。

我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但却不敢现在就应承她能治好叶凡的病,因为叶凡害的病从表面症状确实很像阴病或者是中了尸毒…… 但据我所知,阴病一般是不会导致男人身体某部位消失的,再阴也不会。

除非…… 带着疑惑,我再次审视了一遍棺中的叶凡。

就是这一看,还真让我有了点新发现。

不过这发现不是在叶凡身上,而是那几个站在棺前的至爱亲朋身上。

这些人里有几个跟叶凡年龄相仿的男生,在他们的脸上,竟然也有着跟叶凡一样的面相—— 死人相。

小说《蛇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