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业余短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夫诱

>

夫诱

半只尾 著

江念芙 现代言情 连翘

《夫诱》是由作者“半只尾”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江念芙为了不嫁给几十岁的鮻夫。只能答应去勾引还俗两年,不肯与嫡姐圆房的姐夫。沈修筠,天煞孤星。五年前克死了父母,得了心魔。自此潜心礼佛,压制自己的疯病。然而杨柳细腰的妻妹,总爱夜半三更敲开他的门。浑身溢着奶香,一声声姐夫,将他拉下佛坛,欲孽沉沦。...

来源:rmsjzddi   主角: 江念芙连翘   更新: 2023-11-26 06: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江念芙连翘是现代言情《夫诱》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半只尾”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怒火连带着质疑无声无息的朝前掠去。江念芙身体瞬间一梗,喉间发涩的吞下唾沫。不免欲哭无泪。这样的活祖宗,便是不敢骂也推不开的...

第32章

“嫂嫂,这话可是让人伤心的。
沈书彦纵是知晓江念芙惧他怕他!
却依旧卑劣的上前,充满邪气的眼睛几乎要将人给看透。
“当真……不必。
江念芙杏眸微颤,身体不禁再退。
昨日情形着实焦灼,以至江念芙见到来人便觉心下彻寒。
沈书彦因而蹙眉,眸间一黑。
小贱人,竟然如此怕他?
“嫂嫂?沈书彦特地加重语气。
怒火连带着质疑无声无息的朝前掠去。
江念芙身体瞬间一梗,喉间发涩的吞下唾沫。
不免欲哭无泪。
这样的活祖宗,便是不敢骂也推不开的。
怪她地位低微,此时也只能使非常之法。
“二公子,我该去海晏堂了!
江念芙微提衣摆,朱唇微勾,轻言提醒。
“那处,有什么好去?沈书彦暗眸瞬敛,心中一凝。
一个小小婢子,竟真以为自己能够攀上国公府?
江念芙暗地捏拳,虚假笑意浮于表面。
“这便不必解释了!闺房秘事,二公子不知道的好。
沈书彦瞬被刺激,一时脸黑如炭,满目恨意。
江念芙急迫提足,试图朝门靠去,沈书彦立刻跟上!
不仅如此,他更提起江念芙藕节般的白臂,粗粝手掌不受控制的摩挲,上下起伏。
“嫂嫂这只手,生的可真好!他叹。
江念芙娇容瞬变,一阵呕意于肚内翻滚。
“放开。江念芙咬牙怒道,柔身于挣扎中颤意不止,于夏日微风中摇曳,软肉与身体此起彼伏,更属琳珑有致。
媚如妖精的身体近在眼前,沈书彦眼中再生欲念。
因而手掌摩挲起意,生生使腹下炙火灼热。
他凤眸因邪意逐渐眯起,沙沙的嘶哑声道出。
“便是不放又如何?
他另一只手掌起意,试图掌控江念芙媚色天成的娇容。
江念芙皱眉躲开,挣扎不断。
偏生此时前门吱呀声响起,沈修筠踱步而来,瞬间将跟前的焦灼打破,他手掌前是一盒药膏,不必多猜,这位是恐江念芙因沈书彦受伤,特地过来送药的。
谁知?沈修筠蓄满寒意的丹凤眼怒睁,周身冷意叫人寒而生畏,根本不敢靠近分毫。
他竟一进来便见到江念芙和沈书彦勾搭在一起。
毫不顾人,暧昧不已。
“姐夫,并未如此!
江念芙终于抽出力道脱离沈书彦的控制。
娇声试图解释,却在看到沈修筠面无表情的脸后生出无奈,现下误会重重,对方恐是不会听的。
作为始作俑者,沈书彦倒是无所谓一般。
到底是浪荡惯了,他讪笑一声后勾唇,竟然是热忱的打着招呼,满口的胡言乱语。
“大哥,好久不见,瞧瞧,该是我沈书彦的不是,大哥你得了兵部侍郎的好职位,老二是该喜欢的。
“只可惜,忙着与嫂嫂探讨私事,且是忘了!
沈书彦到底是恨,偏又无法置人于死地,便只得言语刺之,直至末时,他又恶意补充,“大哥,老二是想,你不生气吧?
因他恶意搅弄!
细柳阁原本便焦灼的气氛更加。
沈修筠冷眸敛下,早已将佛珠转的嘎嘎作响。
江念芙闻言后则心头一闷,重齿于朱唇上磨出血来。
“自是。沈修筠突然出声,不过二字,声调却如杀人般锋利,才刚释言,迅速将药膏摔落至地,不留情面离开。
亏他以为江念芙吃亏,如今想来,不过多心。
自讨苦吃罢了……
“姐夫,不要走。江念芙暗道不妙,提足去追。
沈书彦于后方又作阻拦,“走什么?大哥都不生气了,不如是好好玩玩,方可解千愁呀!
他玩味作笑,肮脏至极的渴求于眼中宣泄而出。
“啊!一阵失声的尖叫,沈书彦所谓的得意皆数斩断。
江念芙踩在他脚尖的动作重碾而下,杏眸因怒色染上愤意,她磨着后槽牙,鼓足勇气。
“二公子,望自重。
以往江家奴仆私下欺她,她也是这般偿还。
拇指连心,再加她用的技巧,够对方疼上小半月。
趁着沈书彦哀声叫疼,江念芙小心捡起地上药瓶,匆忙去追沈修筠步伐。
她在过去的路上特地瞧了药瓶一眼。
玉肌膏,女子保养身体的良药,是用银子也不一定能买到的,听说在京城一膏难求。
姐夫?竟愿意替她求来。
江念芙惊奇下纤手紧握瓶身。
一股暖意涌上心头,她因而面露绯红。
未曾想,姐夫竟如此在乎她?
海晏堂前,江念芙意外的未被阻拦,堂内守卫有事相求。
“江娘子,劝劝世子吧!已是一日未进食,现下是瞒着老夫人不敢说,饶是再这样下去,府里恐是大乱的。
“是呀!下午好不容易恢复些,出去才寻了一趟玉肌膏说是给江娘子送去,谁知?
门口一左一右守卫愁绪不已,且都担忧至极。
“这?不就是玉肌膏吗?
守卫终于发现江念芙怀中之物,皆是一怔。
东西既是已经送到!他们世子又是生的哪门子气?
“饭菜交给我吧!我会让姐夫吃的。
江念芙羽睫颤颤,眸下暗影尽显。
“麻烦姑娘。守卫立刻帮着开路。
佛堂大门紧闭,内处木鱼声忽高忽低。
沈修筠明显心绪极差……
守卫小声敲门,里面一声滚字中气十足。
在场诸人身体猛颤。
江念芙紧握饭盒掩饰紧张,微垂眸暗示守卫离开。
随后大着胆子打开大门,蹑手蹑脚进入。
男子正坐于佛像下,面前青烟袅袅,才至他跟前便做扩散状,四处逃窜。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沈修筠冰寒语气叫人不容置疑,手上动作未停,不过愈发焦灼不堪,明明他才是掌权者,偏显出狼狈意味。
江念芙不答,小心摆出斋饭。
勾身时胸前大好春光,白的晃人。
原本是无意的动作,可偏是在江念芙身上,香甜味与软肉相伴,勾兑出诸多媚人的滋味。
“出去。“
沈修筠再起怒声,粗喘骤起。
他这才是明白,江念芙是妖精,勾人不要命的妖精。
以至对方不过轻微的动作,竟也引得他方寸大乱。 

小说《夫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